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勞務派遣的新政策

作者 Shechem 瀏覽 發布時間 2013-08-12
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勞務派遣的新政策

        勞務派遣是針對企業臨時用工和短期用工需求。一般認為,我國的勞務派遣始于1979年北京外企人力資源服務公司(FESCO)向一家日本公司的駐華代表處派遣中方雇員。隨著勞動制度的不斷發展,以及新一代求職者就業觀念的變化,勞務派遣開始在不同層次的勞動力市場得到迅速發展。到2007年,勞務派遣工已達到2500萬人,但濫用勞務派遣的現象經常發生,成了很多用人單位回避法定義務的主要“出路”。
  這一次修法,對關注度較高的“同工同酬和平等對待”“臨時性、輔助性和替代性”工作如何界定等,做了進一步明確。但相比于國外對勞務派遣的法律約束,我國相關法律制度仍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
  針對勞務派遣現狀,這一次法律做了些有針對性的修改,但有幾個地方今后修法時仍值得考慮:
  一是將勞務派遣用工嚴格限制在臨時性工作崗位。勞務派遣被濫用,與原勞動合同法“三性”(臨時性、輔助性和替代性)的口子開得過大、而且難以界定有關系。此次勞動合同法修改中,對“三性”進行了解釋,但實際上,“輔助性工作崗位是指為主營業務崗位提供服務的非主營業務崗位”,這樣的界定仍然很模糊,容易被鉆空子。因此建議將勞務派遣用工嚴格限制在臨時性工作崗位,而且對臨時用工的時間進行限制,比如現在明確的“存續時間不超過六個月”。
  二是明確同工同酬和平等對待的救濟機制。本次修法過程中,廣大勞務派遣工最關心的就是同工同酬和平等對待。通過的勞動合同法中,明確了“被派遣勞動者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但還不是非常詳細。應該進一步明確規定,用人單位對勞務派遣工應當像對待正式工一樣,既要保證同工同酬,包括津貼、補貼和企業福利等,也要保證其他方面同等待遇,比如在社會保險、勞動時間、休假、晉升、女職工懷孕保護等方面,以及在對用工單位的共同設施使用上,都要保證享有相同的待遇。同時要完善懲罰措施和救濟機制,使這一規定能夠落到實處。
  三是要建立勞務派遣保證金制度。一方面,建議將設立勞務派遣單位的注冊資本從現在的20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另一方面,建議法律明確規定,勞務派遣單位必須在勞動部門指定的賬戶預存不低于注冊資本一定比例的保證金,派遣職工越多,繳納的保證金就應越多。保證金實行專款專用,在勞務派遣工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后,勞動行政部門有權決定使用保證金對勞務派遣工予以先行賠償。云南勞務派遣公司另外,要確立勞務派遣業務的備案制度,勞務派遣單位每一筆業務辦理情況,都要到勞動行政部門備案。
  在立法規制勞務派遣的同時,我們還需對勞務派遣迅速發展的原因和環境進行深入分析,以對相關的配套政策予以調整完善。筆者認為,勞務派遣在我國發展之快,所占比重之大,是有深刻原因的,值得我們認真分析:
  一是,勞務派遣規模越來越大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單位用其來規避無固定期限合同的約束。因此國家在加強對勞務派遣約束的情況下,是否需要對勞動合同法中無固定期限合同條款進行適當地解釋和調整,值得認真研究。
  二是,許多事業單位特別是一些醫院、學校等機構,之所以大量使用勞務派遣員工,是與其編制數量限制有密切關系,有的單位則是因工資總額的限定,不得以而為之,今后對此情形可能需要單獨考慮。
  三是,目前有些企業之所以大量使用勞務派遣工,是出于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和社保負擔。因為現在如果企業嚴格按照制度要求,繳納社保的費用可能達到工資總額的40%左右,壓力比較大。要想從根本上避免勞務派遣濫用,也要綜合地考慮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