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規

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今審議 勞務派遣擬同工同酬

作者 Shechem 瀏覽 發布時間 2013-03-15
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今審議 勞務派遣擬同工同酬
    中廣網北京消息 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現行勞動合同法是2007年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的。它對于促進勞動力資源的市場配置、規范勞動關系、完善勞動合同制度、明確勞動合同雙方當事人的權利義務、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發揮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2008年以來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過程中,勞動合同法對于維護企業職工隊伍和社會和諧穩定,引導企業與職工和衷共濟、攻克難關起到了積極作用。勞務派遣是勞動合同法規范的一項重要內容,但在實施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日圖: 烏日圖:勞務派遣用工存在的突出問題主要有:一是勞務派遣單位過多過濫,經營不規范;二是許多用工單位長期大量使用被派遣勞動者,有的用工單位甚至把勞務派遣作為用工主渠道;三是被派遣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同工不同酬、不同保障待遇的問題比較突出。烏日圖指出,勞務派遣用工制度的濫用不僅損害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也對常規的用工方式和勞動合同制度造成較大沖擊。草案嚴格限制勞務派遣用工崗位范圍,規定勞務派遣只能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烏日圖:臨時性是指用工單位的工作崗位存續時間不超過六個月;輔助性是指用工單位的工作崗位為主營業務提供服務;替代性是指用工單位的職工因脫產學習、休假等原因在該工作崗位上無法工作的一定期間內,可以由被派遣勞動者替代工作。勞動合同法實施以來,從事勞務派遣的單位增長較快。一些勞務派遣單位經營不規范,規章制度不健全,侵害被派遣勞動者的合法權益。由于勞務派遣單位準入門檻低,承擔責任能力差,被派遣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后,難以獲得有效賠償。草案規定,經營勞務派遣業務應當向勞動行政部門依法辦理行政許可,同時對取得許可的條件作了具體規定。烏日圖:包括將注冊資本提高到不得少于人民幣100萬元、勞務派遣單位應當有符合法律規定的勞務派遣管理制度等。同工同酬是勞動合同法規定的一項重要原則。烏日圖指出,勞動合同法實施以來,多數企業對本單位的勞動合同制職工逐步做到了同工同酬,但對被派遣勞動者與本單位勞動合同制職工實行不同的工資福利標準和分配辦法,有的被派遣勞動者的勞動報酬、社會保險、企業福利要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合同制職工相比差距較大。這次提交審議的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增加了規定,切實維護被派遣勞動者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烏日圖:草案增加規定勞務派遣單位與被派遣勞動者訂立的勞動合同以及與用工單位訂立的勞務派遣協議,載明或者約定的向被派遣勞動者支付的勞動報酬應當符合同工同酬的規定勞動合同法修正案收到約56萬條意見,“三性”引發較大爭議羊城晚報訊 記者楊輝報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征求意見于8 月5日截止。在為期一個月的時間里,各地工會組織了大量人力資源企業參與了討論, 截至5 日下午, 共收到約56 萬條意見,創下紀錄。此次修正案草案主要修改四個方面,全部涉及勞務派遣,爭議較大的一個方面是,草案將原勞動合同法第五十七條修改為設立勞務派遣單位應注冊資本不得少于人民幣100 萬元; 設立勞務派遣單位,應當向勞動行政部門依法辦理行政許可;經許可的,依法辦理相應的公司登記。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經營勞務派遣業務。對于修正案草案提出勞務派遣行業必須政府批準才能進入、派遣只能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簡稱“三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廣州有業內人士表示,一旦勞務派遣需要行政許可,該行業將重新洗牌。同時由于草案將勞務派遣性質明確限定,不少原先從事勞務派遣公司開始改做業務外包,而一些雇傭大量勞務派遣工人的企業,則在另謀出路。廣州蘿崗一家物流公司人士主管韓小姐一直關注勞務派遣相關法律的修訂。“不關注不行,一旦法律通過了,雖然會想辦法鉆空子,但肯定是要遵守的。草案通過后,我們使用勞務派遣的空間基本沒有了,勞務派遣的三性規定得很嚴格。”韓小姐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公司都是長期、主要崗位上大量使用勞務派遣人員,跟此次草案規定正好相反。“我們對草案不贊同也沒用,現在就需要未雨綢繆,另想辦法了。否則法律通過了,公司將面臨人手不夠問題。” 她提到的“三性”是指修正案草案第六十六條提到的:勞務派遣只能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草案明確規定臨時性是指用工單位的工作崗位存續時間不超過六個月; 輔助性是指用工單位的工作崗位為主營業務崗位提供服務; 替代性是指用工單位的職工因脫產學習、休假等原因在該工作崗位上無法工作的一定期間內, 可以由被派遣勞動者替代工作。 “三性”也引發了較大爭議。人力資源教授、南京大學商學院名譽院長趙曙明認為,此次草案關于“三性” 的界定缺乏操作性。 “如果把臨時性界定為崗位期不超過六個月,有的單位在到期后可以再次派遣,就能規避法律;輔助性,如果說是為主營崗位服務,大學除了教師,其他人員是不是輔助性的工作;替代性,脫產學習、休假是多久? 草案制定的根本問題是要做到派遣員工和非派遣員工能享受同等待遇。” 很多勞務派遣糾紛都需要走司法程序解決。廣州一個區級檢察院從事民事案件方面的檢察官認為,從具體的操作層面出發,草案中關于勞務派遣“三性”的明確界定,有利于保護勞動者,勞動派遣將更完善。